中国艺术报:音乐剧如何进入工业化流程?

2014-03-24 11:31:20   发布(作)者:    来源:   点击:

关键字:音乐剧 中国 流程

核心提要: 百老汇音乐剧《狮子王》剧照(资料图)< 《昆仑神话》剧照(资料图)  ◎在百老汇音乐剧《狮子王》的后台,各种道具摆得整齐极了,我们的都是乱七八糟的。  ◎一个标准的工业流程,对产品生产的每一个环

百老汇音乐剧《狮子王》剧照(资料图) 百老汇音乐剧《狮子王》剧照(资料图) < 《昆仑神话》剧照(资料图) 《昆仑神话》剧照(资料图)


  ◎在百老汇音乐剧《狮子王》的后台,各种道具摆得整齐极了,我们的都是乱七八糟的。

  ◎一个标准的工业流程,对产品生产的每一个环节,都要有具体的考量甚至数据的支持。

  3月7日晚,音乐剧《纳斯尔丁·阿凡提》在北京民族剧院合成,为从3月中旬开始的全国巡演做准备,北京华夏乐章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瑜独自坐在前排观看,在剧情的精彩处,会拿起手机拍照,这是她看过多次的由自己公司出品的作品。自去年5月首演,这部剧已演出40场左右。剧团更早打造的另外一部音乐剧《昆仑神话》演出场次已达140场。今年除了国内巡演, 5月份,这两部剧将赴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演出,华夏乐章也由此迈出华语音乐剧“走出去”的步伐。

  “一不小心” ,王瑜向记者形容自己如何走上音乐剧之路时笑称。在两年前成立专门制作音乐剧的华夏乐章之前,她是意知尚文化传媒集团董事长,做了18年的市场营销,在文化产业的整合运营上有丰富的经验。2012年做《昆仑神话》时,她的初衷很简单,只是想做一部音乐剧。过程却比她想象的艰难,“从创作到演出再到全国巡演,我们实在太不专业了,太‘菜’了,太受刺激了” 。当年7月,她带着团队去青海昆仑山下演出,演员们不适应高原环境,在3000多米的海拔演出,一边唱一边流鼻血,一下场就得罩上氧气筒。王瑜觉得这太苦了,回到北京就对团队说:“我不想干了,咱们解散吧,我赔你们工资。 ”当时整个团队包括演员、舞台总监、巡演经理在内共14个“80后”年轻人,他们一周后来找王瑜,每个人都哭了,说我们热爱音乐剧,不要钱也跟着你干。“我当时很感动,既然这么多人愿意跟着你做这件事,尽管我是个菜鸟,还是接着做吧。 ”她向记者回忆。

  从此以后,王瑜带着她的团队开始真正把音乐剧当一个事业来做。王瑜开始研究:我们的音乐剧跟美国的差距在哪里?巧的是,那年百老汇音乐剧《狮子王》的制作人董方思(Don F rantz)来中国,看了《昆仑神话》 ,觉得不错,并愿意帮忙改编,打造一部国际版。这对王瑜是个极大的鼓励。在跟董方思的合作协议里,他们还写上了“你必须教我们的主创怎么来创作,美国音乐剧的创作规律是什么”等内容。当时每周除了排练之外,董方思还会给整个团队上一节课。

  研究规律是王瑜进入音乐剧行业后一直在做的事情。现在她每年都要去美国两次,每次去都要看至少5部音乐剧,“使劲地学习吸收他们的经验,回来后运用到我们的剧目创作和剧团建设中来” 。两相对比,她深感我们跟西方差距之大。“比如演员,他们本身身体素质就比我们好,系统训练又比我们强,所以他们剧目的节奏比我们快多了。我带着演员们去看,他们说,这样的节奏以我们的体能只够演半场。 ”他们也去到人家的后台看,“在百老汇音乐剧《狮子王》的后台,各种道具摆得整齐极了,我们的都是乱七八糟的,回来后我们就改” 。

  在她看来,现在和10年前做音乐剧的环境不一样了。“那时候前辈们做音乐剧时,他们可能更多追求的是剧目创作本身,而忽略产业的部分,因为当时国内是文化事业而非产业的环境。我们进入这个行业后发现,音乐剧是整个娱乐行业中最成熟的商业模式,因为它在美国已经发展了140年,有规律可循,我们要做的是如何把西方的经验运用到中国音乐剧产业发展上来。 ”

  《昆仑神话》和《纳斯尔丁·阿凡提》两部剧的投资成本加起来6500万元,目前都已回收并实现了盈利。王瑜做意知尚积累的合作品牌和客户,延续到了和音乐剧的合作上。这也成为华夏乐章先天的一个优势。这两部剧做下来,华夏乐章业务团长许锋的感受是:“音乐剧的创制作,是个很复杂也很精细的工作,需要建立一整套完整的体系,需要非常好的规划和强有力的执行。 ”在他看来,不管是国有院团还是民营院团,在音乐剧的创制作上更多的还是作坊式的,而不是标准的工业流程。“一个标准的工业流程,对产品生产的每一个环节,都要有具体的考量甚至数据的支持。 ”他说,“比如要有专业的调研团队在前期作观众分析、对市场前景进行研判等。 ”

  完善音乐剧产品线,这是许锋现在经常提到的一句话。他介绍,就是根据不同的市场,不同的观众需求,打造形式、风格、题材、类型有所区分的,高中低搭配的产品线。华夏乐章今年要打造的4部原创音乐剧,就开始尝试类型细分。它们分别是大投资的《少林,少林》 ,中等规模的《漂》《大幕线》 ,和小型的《冰川奇缘》 。其中, 《少林,少林》拟邀请知名导演陆川执导,将功夫这一中国文化符号和音乐剧这一世界上最为流行的舞台表演艺术形式结合,本剧策划之初就瞄准国际市场。

  在《昆仑神话》和《纳斯尔丁·阿凡提》的演出中,观众群体的差异已体现得比较明显。许锋告诉记者, 《纳斯尔丁·阿凡提》演出时,以家庭观剧为主,多是“70后”和“80后”的年轻父母们带着自己的父母和孩子来看。他分析,上世纪80年代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拍的木偶动画片《阿凡提的故事》 ,以及影片中的传奇人物阿凡提,已成为“60后” “70后”和“80后”的集体回忆。相比之下,《昆仑神话》作为一部以中国创世神话为题材的音乐剧,吸引的是受过良好教育、对中国传统文化感兴趣且痴迷音乐剧的观众,来的小观众就很少。

  中国原创音乐剧现在基本还是按照西方的路子在做,没有形成一个很完整的创制作体系、营销体系和资本运作体系,在许锋看来,这些都是目前音乐剧发展的瓶颈。他说,“对音乐剧来说,无论是主创还是演员,都需要经历大量实战,我们的演员在成长,但目前很难跟欧美音乐剧的演出人员比肩。 ”市场培育做得也不够好,对原创音乐剧,观众也缺少认知,消费习惯还有待培养。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

24小时回顾

热门关键词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