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辩《功甫帖》真伪 刘益谦邀基金会检测

2014-02-19 12:38:49   发布(作)者:    来源:   点击:

关键字:

核心提要: 左为拍品“功甫帖”背光照“议”字(局部),右为翁方纲勾摹本背光照“议”字(局部)。

左为拍品“功甫帖”背光照“议”字(局部),右为翁方纲勾摹本背光照“议”字(局部)。“近墨堂书法研究基金会”通过检验对比笔墨书写状态,欲证明《功甫帖》是自然书写,而未使用勾摹方式。   左为拍品“功甫帖”背光照“议”字(局部),右为翁方纲勾摹本背光照“议”字(局部)。“近墨堂书法研究基金会”通过检验对比笔墨书写状态,欲证明《功甫帖》是自然书写,而未使用勾摹方式。 “近墨堂书法研究基金会”展示的拍品“功甫帖”背光照“议”字虫蚀痕迹。 “近墨堂书法研究基金会”展示的拍品“功甫帖”背光照“议”字虫蚀痕迹。 用仪器检测纸张厚度。 用仪器检测纸张厚度。

  香港“近墨堂书法研究基金会”成立仅125天

  有藏家质疑未有定论时展出是否合适

  昨日,上海龙美术馆在北京举办新闻发布会,现场展示了近期聚讼纷纭的“功甫帖”原件,并公布高清影像资料与香港“近墨堂书法研究基金会”的鉴定结果,以此回应此前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三位专家指其为清代伪本的观点。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江苏省文化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肖平、中国书法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赵长卿与相关书画界、鉴藏界和拍卖界人士出席。

  龙美术馆创办人刘益谦发言时称,此件“功甫帖”仍将在今年3月28日展出于龙美术馆浦西馆的开馆大展中,此次论辩各方的所有学术观点也将以文献的形式共同展出。同时透露,鉴于功甫帖争论所反映出的中国古代书画鉴定问题,龙美术馆将会在今年晚些时候结合《功甫帖》召开有关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的国际研讨会,并将作为系列活动持续推出。

  故宫专家“一致看假”拍前刘益谦已得知?

  《功甫帖》是苏轼写给朋友郭功甫的告别信,至今已有900多年,在书画鉴定大师张珩的《张葱玉日记》、徐邦达的《古书画过眼要录》中都曾有记载。2013年9月,龙美术馆创办人刘益谦自纽约苏富比以822.9万美元(约5037万元人民币)购回“功甫帖”,并表示会在龙美术馆浦西馆的开馆展览中展出。

  但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钟银兰、单国霖、凌利中三位研究员认为这件《功甫帖》并非真本,其观点首先于去年12月21日的《新民晚报》披露,而后共计14000字的研究文章刊于今年1月1日的《中国文物报·收藏鉴赏周刊》。其中钟银兰、凌利中的《“从法帖中双钩”——析〈刘锡敕〉〈功甫帖〉墨迹钩摹的性质》,对“双钩廓填”之法制造赝品的画史进行梳理,将《功甫帖》作为论述的一个重点案例;而单国霖则以《苏轼〈功甫帖〉辨析》一文,提出《功甫帖》为摹本。三位研究员通过案例比照,从此件《功甫帖》的书写方法、印章等角度上提出疑义。

  此举引发了《功甫帖》真赝之辩。各路研究人士各抒己见,如书法大家章汝奭等认为假;藏家陈萧羽、朱绍良等则论证其真,今年1月13日苏富比发表报告,鉴定此件《功甫帖》为真迹。这场论争貌似已成为博物馆派与市场派之辩。

  此后,上海藏家颜明在1月底以长微博形式发文,称拍卖之前刘益谦曾问其意见,颜明请教上博与故宫专家,“一致看假,并认为伪作水平不高,提了几点看假的理由”,但转达刘益谦后,刘并未联系专家听取意见,而是坚持拍下。

  “自然书写,非双钩填墨”

  昨日的发布会上,刘益谦仍然未回应颜明观点,而是力求从技术角度证明此“功甫帖”为真。

  当天公布的影像包括《功甫帖》1200dpi高清扫描图、6000万像素高清背光图,以及数码显微镜放大50倍效果图。主办方龙美术馆还以手持式无线视频数码设备对《功甫帖》进行了现场放大扫描。

  双钩廓填指先勾描字形轮廓,而后填墨的方法,较自然书写失之笔意神采等。主办方通过比照,举出《功甫帖》具有自然书写的特征:回锋提笔处、笔画交叉处显然较浓的墨色;偏锋扫过纸面时偶然发生的不规则缺口,聚墨处边缘有自然渗出笔画边缘的痕迹,以及自然有力的游丝等。而作为对比的翁方纲勾摹本则显见笔触的不完整,运笔有所迟疑,墨色有改的痕迹,墨色和勾的线不完全吻合,明确的边缘勾线等特征。“通过高倍影像扫描直观显示‘双钩廓填’说不能成立。”龙美术馆执行馆长黄剑说。

  此外主办方还提出,拍品“功甫帖”上的两方残印,应该合并释读为“义阳世家”印。通过比对图像,认为这一印章与台北故宫收藏的北宋徐铉《私诚帖》、 北宋吕公绰《真诲帖》、北宋黄庭坚《婴香帖》等北宋名迹中的“义阳世家”印章相一致,并进一步认为其印鉴所有者为宋代的傅氏家族。

  香港一基金会鉴定称纸张形态与宋纸形态相同

  除了比照勾摹本与钤印,主办方还邀请香港“近墨堂书法研究基金会”,为拍品“功甫帖”的纸张进行了一次“无破坏纸质、背光照相、微观目测监测”,对其纸质、修补状态、书写墨色变化现象进行技术鉴定。主办方称这是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史上首次采用多种现代技术设备对一件古代书画作品做出综合鉴定。

  “近墨堂书法研究基金会”其结论包括:《功甫帖》用纸并非一些民间研究人士提出的明代罗纹纸,而与已知的一种宋纸形态相同,有可能与北京故宫藏李建中《同年帖》、台北故宫藏苏轼《致知县朝奉》札为同样表面纹理的纸,这种纸纸质偏厚,透光性不好,不适合勾摹或映写。而检验笔墨书写状态,认为《功甫帖》是自然书写,而不是任何一种勾摹方式。

  但早报记者查询香港公司注册信息发现,近墨堂书法研究基金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10月16日,至昨日为止运营不过125天。而香港藏家林霄去年9月9日的博客《收藏品都进博物馆好吗?》中,提到自己正筹备成立一个非营利性的书法研究基金会,“已起名为‘近墨堂书法研究基金会’”,当时正在等待政府的批复。而林霄正是“受香港慈善机构:‘近墨堂书法研究基金会’委托”,对《功甫帖》进行纸质检测的负责人。

  未有定论是否适合展出?

  对于昨日发布会的结论是否足以证明此件《功甫帖》为真,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古书画收藏大家向早报记者表示,《功甫帖》这种重要级别的藏品的真赝鉴定,应当由更多的国家级、国际级专家来负责。“钟银兰与单国霖都是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但从今天发布会的出席名单上看,参加者并无国家级古代书画鉴定专家。”

  “苏富比此前称会有全球的国家博物馆的专家来进行鉴定,但在之前他们发布的公开报告里并没有见到。我比较期待接下来是不是会有真正的专家说法。”该人士说,“另外这个讨论有一个前提,是不是前辈大家的观点就一定正确、不可动摇。”

  该人士坚持《功甫帖》本身是一个学术问题,应当交给学术而非市场。“另外有一点,当一件文物的真伪未有最后定论时,私人收藏姑且不论,但如果要在美术馆、博物馆等机构进行展出、直接面向公众的话,还是慎重行事为好。”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

24小时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