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次友情可以重来

2011-07-04 13:38:41   发布(作)者:年华一瞬晚     来源:   点击:

关键字:

核心提要: 落笔的时候,只有一个人,被窝中惺忪的光,投射下悠长的笔触,影动成魅。静,铺天盖地,黑暗,守壁四方,一晕光,孱然静默。矛盾的对峙,恰如此番的心境

  纸飞机的年代,划落的岁月饮鸩,有什么溶解在了尘埃,落定出一个年华?
     ——前言
     落笔的时候,只有一个人,被窝中惺忪的光,投射下悠长的笔触,影动成魅。静,铺天盖地,黑暗,守壁四方,一晕光,孱然静默。矛盾的对峙,恰如此番的心境,波澜渐起,濡染上些许伤感。岁月不着痕迹,我们却已长大。是啊,我还不知道童年是什么,它却已嬉笑离席,沙包剪纸牛皮筋,逐着四野的东风而远。似乎这一切只是如今的我幻出的镜花水月。我还不知道青春是什么,它却已近尾声,叛逆朦胧花季,潜越在按部就班的学涯,似乎想望的美好只是无关风月的谬笑。调侃了十八年,还未老却,却已然是一个轮回。过客走马观花,偶尔的留恋成了彼此生命的奢侈。于我,又是何其的幸与不幸?
     ——日光熹微,借予离人愁。三杯两盏,向晚城郭斜了回忆,可堪回首,纵是一年,恍又一个年岁凋零。
     周末回家那晚,收到你的留言,你说你想我了,我心疼了。你从来是个坚强而脆弱的孩子,容易受伤却很少向我提及,我想你真的很难受吧。忽而悲怆的想到,我无能无力为你做些什么,你的世界已然没有我。我只是一点隐在回忆,揭开是血淋淋的疼,为童年举行的祭奠仪式你我一直缺席。只因我们是舍不得离别的人,吝啬了悲伤,只有逃避往事的侵袭,避无可避,便化作凌乱的笔迹,自顾自飘摇。
     终于明了,什么叫“一生情,一辈子,”有些东西走了也便无踪了,所谓渴盼抵不过敷衍自己的苍白。现在在学校,很安静,安静的不着痕迹,我想,知己,独一无二,可遇而不可求。但我该为你留下些什么呢?除了那或许早已褪色的千纸鹤,除了那或许已经封印蒙尘的十字绣,除了那零乱太美的记忆,大概也便只有这一纸追忆了。
     夏意微熏,不知花开否?喜欢你家那棵占地见方的树,开着明艳的花,更寓了满室馨香。时间滞步在那刻,坐在窄小的水缸边,看着水渐渐没过黑白相间的底纹,感受水似绸划荡,阳光透过绿色的蔓,斜了身在漾起的水波上点缀了流金,爱极了那一刻的惬意,还有肆无忌惮——院里院外,楼上楼下,追着泼水,直到两人完全成了落汤鸡,水顺着刘海滑落,在额上兜转,然后是透湿的衣衫,然后是微微颤动的肩膀,最后是光着的脚丫感受到的冰火两重天,飙升的温度,绵衍出夏天的气息,凝结成一块琼脂,固定住流动的画面。阳光兜转,泛出暖意。
     曾经的喜怒哀乐圈上了失去的光环显得如此美丽,走不出怀缅的圈套,便任己堕落,从伊始的相识到相知,而后是旧俗催泪的戏筹——离别。闭了眼,繁复的画面错杂,想说些什么,却只能苦笑摆手——原谅我不敢回想的懦弱,一如每每走过你家,只能在墙外踯躅,然后径步走远。我知道你在,但我不知道你是否还在原地。我忍受不了再见面的两厢无语,忍受不了“你最近好吗”的问候谦词,是什么把我们逼离了相憩的穴口,从此奢侈问津,各自为巢。
     广场,那个千疮百孔的青年,和我们一起长大,却丢下我们先老了。每个都有留恋的净土,或许是畔江岸,春起潮水连海平,唯独那片波澜才能平息心境,或许是间陋室,青瓦灰甍苔历久,单单那隅 寒酸才能洗濯俗欲。而那座广场,为我的童年补足了背景,在我童稚消殆后成了黑白的雕板,抚上,凹凸不平的触感提醒着我时间的残酷,它成了一座巨大的坟冢,埋葬下我的很多个三百六十日,很多个人的三百六十日,最后自己也瑟瑟苍老了,连带着你和我的承诺,像落叶腐出的苍黄,连累了名秋的季节。 那时秋寒已近。晚上的广场开始稀落,像死了蝉的森林突然消声。喜欢做夜游神,信步在黑暗的深处,我是不怕黑的,却怕太安静,那时的思绪会像疯长的野草肆无忌惮,敏感的神经受不住虚无的拷问,悲观一点一点滋生,然后累到冬天,让灵魂僵直。该是庆幸,那时有你。天马行空的聊,学校里的八卦趣闻,家里的摩擦琐碎,长大的憧憬 以及将近的青春滋养出的朦胧。我们都是性隶 沧桑的人,我笑你“年少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你讽我“故作深沉,言语疯癫。”一路的走,街灯明暗,晦隐出青涩,一路的闹,风吹不散的笑意,引人侧目。童年,笑闹的再张狂,也只一个无忌了了,却可悲现在的自己目色淡淡,似乎把整个世界推空,喜怒不形色。
     真的,好怀念,那浅笑着的日子。
     一起幻想逃课,那四四方方的墙,萦迂于外的臭水沟,然后是秃顶的通报批评,一重重的禁锢下,我们只能每天走在去学校的路上,告别那一次次可能发生的另类人生。有时,我会想,我们这两条平行线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倾斜,一起长大,一起笑乐,一起悲伤,然后到了初三,分道扬镳。我不知道,向远方无限延伸的两端是否能在某年某月某日绕回原处 ,一如曾经承诺要做一辈子朋友,如斯沉重,如斯苍白。
     依旧是夏意微凉的街,依旧是眼光朦胧的街,依旧是拉长的影子在灰白的背景上模糊。似乎一切还是一年前的样子,但不见了曾经的你,四野空空,或许你在,但此时此刻此方地上只有一个孩子叫做孤独。是谁说“就算身边的一个个都走了,至少我们还会在一起,相伴走下去。”如此的煽情,却成了最谬的离语,我丢了,找不到了,友谊成了腐黄的叶片片凋零,满枝秃桠,孰来问津?
     如若青春是一场豪赌,赔上了年华、友情,无论最后输赢如何,于我又何干?我只是被动的抉择了买大买小,而非赌与不赌。如果可以,我希望还是那个童年的日子——不再介意,我在田径场上苦练长跑,你却在一旁优哉游哉;不再无所谓,你在紧锁的门外叫我起床,我却睡的雷打不动;不再抱怨,我只是你偶尔的支柱,呼之则来挥之则去;不再偏执,你的付出,我认做的理所当然。
     现在想来,当时的自己太过自我,太不懂事,告别了那无关利益的纯粹后,才知道,我永远的失去了那半壁天空。没有谁能再让我傻傻付出,掏心掏肺,也再没有谁能让我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怎么办?沦陷在现实的友情,逐渐淡薄的感动,偶尔涌现的思念,难以企及的关心,再见面,我们还可以肆无忌惮的笑吗?眼里盛满了热情,余光会不会带有打量的陌生?如果成长的代价是失去我们的友谊,那我宁愿时光不曾来过,梦醒时分,阳光浅辄。
     ——仅以此文怀缅搁浅两年的友谊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